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0763章 布拉佛斯的小侍卫

发布时间:2020-01-16 22:28:07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0763章 布拉佛斯的小侍卫

(2合1)

*

小侍卫的剑实在太快。

站在后面的贵族骑士们都根本还没有看清楚招式格挡,进退变化,战斗就这么结束了。

好多人都不敢相信。

就连克伦自己都不敢相信。

他的臂力,斧技,身法,一样都还没有使出,他的胸膛已经被对手的一把普通剑给刺进了心脏。

那一剑太快,克伦也只看见了亮光一闪,心口一凉,全身一震。然后他就看见自己的胸膛飚出了鲜血。

他的力量顺着鲜血的飚溅而狂泻。

当啷!

车轮大斧坠地。

克伦摇摇晃晃,艰难转身,看向一脸震惊的攸伦,他张开嘴想说话,话没有说出来,鲜血从嘴角流出。

轰!

克伦倒了下去。

心脏被剑刺穿,鲜血喷出,人的力量也随之迅速枯竭。

那小侍卫一动不动,表情淡漠。仿佛他杀的人不过是一只小鸡小鸭。

青铜约恩看得目瞪口呆。

他不知道喜欢男童的林恩·科布瑞什么时候身边有了如此厉害的小童。

如此快捷的剑术,青铜约恩从未见过。

凯冯·兰尼斯特,充气鱼梅斯,在大厅里的一百多位贵族,他们也都从未见过如此厉害的剑术。

小侍卫的剑术很简单,就是一个突刺。

凡是会剑术的人都会这一招。学剑术的学徒,最先要学会的剑术,就是突刺。

然而大家还没有见过把一个简单的突刺使得如此快的人。

剑术不复杂,但谁能使得如此快?!

攸伦的独眼发出闪闪蓝光。

他的武器也是重斧,他的武艺在克伦之上,但面对如此快的剑术,他也自问自己无法抵挡。刚才要是不他自重身份,他也被这小侍卫的突刺给杀掉了。

在不了解小侍卫的速度的时候,攸伦估计了一下,他能躲开第一突刺,但随后而来的第二刺第三刺,攸伦自问无法抵挡。

不过有个最好的防御手段,就是穿铠甲。

刚才的克伦就没有穿铠甲。

海盗不穿铠甲或者少穿铠甲,这是海上战斗的特别环境造成的。真正的海盗,很少穿铠甲的。这导致他们更容易受伤,但也逼得他们必须要变得很强。

海盗穿铠甲,一旦落水,那就是直线沉底。真正有经验的海盗都不会穿铠甲作战,他们会穿动物皮毛做成的贴身皮革。钢铁做的铠甲,只能敬而远之。

当然也有穿铠甲的海盗,比如攸伦的弟弟维克塔利昂,不管参加什么战斗,他和他的侍卫们都是一身铠甲。他们以敢穿铠甲为炫耀的资本,向自己的敌人进行胆小的羞辱。

克伦没穿铠甲,他上半身都没有穿衣服,这给了小侍卫的机会,瞄准他跳动的心脏来一剑变得毫无阻碍。

攸伦也没有穿铠甲。

但是如果对方再继续挑战他,他就会提出先穿铠甲再战。

果然,小侍卫说道:“攸伦大人,该你了。”

全场安静。

大家都认为攸伦不可能是这小侍卫的对手。

他的剑太快了。

谁也无法格挡住那么快的剑。

如果快剑再加上变化,那能怎么阻挡?

攸伦看一眼凯冯,凯冯是他的盟友,大家说好了狼狈为奸共同对付威尔和罗柏的。

然而凯冯无动于衷,并没有声援他。

攸伦突然哈哈大笑:“阿里,我要先穿铠甲。”

阿里点头同意。

攸伦于是冲外面喊了几句,谁也没有听懂他喊的是什么话,只不过外面的他的海盗侍卫听懂了。

见多识广的哈利·斯崔克兰认为攸伦喊的是索斯罗斯大陆的语言。那片大陆对大家来说都很陌生,王座大厅里的学士也不能翻译出攸伦的语言。

于是,大家都等。

这安静的王座大厅并不令人觉得压抑,反而是充满了期待。

大家都想看看是谁还会栽倒在这里的血泊中。

有红披风上来,把克伦的尸体拖走;另有仆人卷起染血的地毯,用清水冲刷掉血污,再用干毛巾把地板擦拭一遍,铺上新的地毯,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过。

过了好一会,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开始讲话,仅仅一小会,整个王座大厅里都在模糊一片的议论声中。

那攸伦要穿的铠甲,他的侍卫们迟迟没有送进来。

大家这才记起攸伦并没有住在君临红堡内,他住在外面的酒楼,酒楼既是旅社也是姑娘窝。那么他的铠甲肯定也在他住的酒楼。

大家得耐心的等他的侍卫们从酒楼里拿来攸伦的铠甲。

小侍卫倒是很有耐心,他杀了克伦之后,姿势就从没改变过。

他的冷漠和他的沉默都令人印象深刻。

终于,在大家失去了耐心的时候,攸伦的铠甲被人送进来了。

两名侍卫抬着箱子,一名侍卫扛着一把大斧走进了王座大厅。

箱子抬到铁王座下,打开,里面是一副亮光闪闪的红铜铠甲。巨大而狰狞的头盔,头盔上有两根弯曲的牛角。

铠甲由两名侍卫抬出来,放在了攸伦的脚下,随后,两名侍卫开始为攸伦穿戴。

这是一幅威武雄健的铠甲,上面雕龙画狮,铠甲上的每一个捶打的纹路都显示出这是名家的作品。

攸伦的铠甲穿到一半,凯冯说话了:“武士,你叫什么名字?”

“我家阿里,凯冯大人。”

“阿里?你没有姓?”

“我是一名流浪的剑客,凯冯大人。”

“流浪剑客,那你来自哪里?”

“我来自布拉佛斯。”

大厅里一阵骚动。

因为布拉佛斯有个著名的杀手组织:黑白院。他们信奉死神,修炼的是水之舞剑术。以轻灵快捷见长,剑术诡异毒辣,专练一击必杀的剑术。

攸伦的眼神也是一跳。

布拉佛斯?

那可是一个容纳世界所有神祇的地方。其中的黑白院和蝎尾兽组织,都令人闻风丧胆。

凯冯也是一怔。

林恩·科布瑞喜欢男童,竟然喜欢上了布拉佛斯来的男童?

这可不妙。

布拉佛斯的人总是显得有些神秘并且背景复杂。

“阿里,你可以放弃和攸伦大人的比试吗?”

“行,但我希望凯冯大人能答应我一个请求。”阿里说道。

0764章

“请说。”凯冯心中起了警惕。

对方有备而来。

而他对这样的情况一无所知。在君临,他的情报人员可是遍布了每个角落。

“给我一艘船,我能挡住提利昂·兰尼斯特的舰队。”

全场骚动。

“一个人,一条船。”梅斯·提利尔失声问道。

“是的,一个人,一条船。”

“你将如何说服提利尔·兰尼斯特?”凯冯不动声色。

“凯冯大人,你可以现在就散发消息,调动军队离开君临,放出渡鸦到龙石岛,让提利昂知道君临空虚。”小侍卫说道。

“这倒是个好主意。”攸伦说道,“我们先撤出君临,做出进攻西境和河间地的准备,我们又自己放出渡鸦,把这消息告诉提利昂·兰尼斯特,等他来进攻君临,守备军假意抵抗,然后城破,等提利昂的军队全部入城,伏兵齐起,把他的人马全部绞杀干净。”

“好!这个计划不错。”梅斯·提利尔大加赞赏。

凯冯·兰尼斯特也微微点头。

哈利·斯崔克兰也说道:“主意不错,先灭龙石岛,大军再出发攻打西境和河间地,君临后方万无一失。”

青铜约恩也道:“我们拿下赫伦堡后,也可兵分两路,一路走山路,夺取血门;一路从盐场镇出海,走螃蟹湾,先取海鸥镇,再夺回我的符石城。我们需要小恶魔的舰队杀回谷地。”

青铜约恩的符石城在海鸥镇的北方,一个不大的海湾里面。

攸伦笑道:“约恩,你的符石城想必这个时候已经被小指头和你的宝贝儿子联手打了下来,符石城一座孤岛,撑不了多久的,哈哈,哈哈哈!”

青铜约恩的脸色顿时铁青。

他呛的抽出剑来:“攸伦,你要和我比试一下吗?”

攸伦摇头:“不比。”

“哼,怕了!”

“我怕一斧头砍死你。”

青铜约恩大怒,怒气冲冲的走出队列,拔出长剑,对攸伦大喝决斗。

凯冯说道:“约恩大人,大敌当前,不要生气。攸伦大人爱开玩笑,并无恶意。”

梅斯也忙道:“还是先谈谈如何引来提利昂·兰尼斯特的事情吧,不先灭龙石岛,我们的确有后患。”

“龙石岛不用灭了,我建议最好是说服提利昂·兰尼斯特加入我们。”小侍卫说道。

“你有办法?”凯冯·兰尼斯特说道。

“我可以试一试。”

凯冯看向林恩·科布瑞,对于这个小侍卫,林恩·科布瑞最有发言权。这个小侍卫究竟信不信得过,他有什么过人的本事,林恩最清楚。

然而林恩·科布瑞并不回应凯冯的目光关切,他站在队列中一动不动,也不开口加入讨论。

看起来小侍卫和林恩·科布瑞的关系并非侍卫之于主人那么简单。

“阿里,如果我现在是提利昂·兰尼斯特,你将如何来说服我?”

“大人,你并不是!”

“我现在就是。”

“不,你不是,提利昂·兰尼斯特的身边可不会有北境的贵族,河间地的贵族,谷地的贵族,王领的贵族,风暴地和河湾地的贵族。”阿里淡淡说道。

梅斯说道:“阿里,凯冯大人是想看看你的办法究竟有没有作用,你说出来,我们也好给你建议。”

凯冯说道:“阿里,我明白了,你说得不错。”

攸伦呵呵一笑。

梅斯还想说话,却被哈利·斯崔克兰冲他暗暗摇头,不明所以的梅斯讪讪住口。

凯冯说道:“我提议,先灭龙石岛,再出兵攻打西境和河间地。如果我们能说服提利昂·兰尼斯特倒戈,那么就让提利昂的舰队走海路,同时进攻谷地的海鸥镇,然后帮青铜约恩大人拿回符石城。各位觉得如何?”

于是,大家纷纷献言献策,很快制定出两个战略:第一是策反提利昂·兰尼斯特;如果不行,就引他来攻打君临,诱他进城后,伏兵绞杀。

*

梅葛楼。

以前史坦尼斯一世商议政务的小房间内。

一张桌子,六把小凳子。

靠墙,一个放满了酒和酒杯的小吧台。一个梅丽珊卓惩戒用来烧火看预言的红铜盆,三角铁架。

除此外再无他物。

房间内就两个人。

凯冯·兰尼斯特和来自布拉佛斯的阿里。

“阿里,现在这里没有了北境,河间地,谷地,王领,风暴地、河湾地的贵族了,你想如何策反提利昂·兰尼斯特?”凯冯把一杯青亭岛红酒递给阿里。

阿里盯着凯冯。

“凯冯大人,你需要防备一个人。”

“谁?”

“攸伦·葛雷乔伊。”

“哦?”

“他对君临和整个大陆的局势情况了解得太深刻了,他做过很多功课,如此处心积虑的人,不可掉以轻心。”

凯冯紧紧的盯着阿里,过了一会露出微笑:“你放心,攸伦活不了多久了。”

“为什么这么说?”

“你先告诉我你的秘密。”

“好!”

阿里低头,摇摇头,左手抓住右边的耳根下面,然后,凯冯就完全怔住。

他看见阿里把自己的脸连带头皮头发都撕了下来,露出一张清俊消瘦的脸来——詹姆·兰尼斯特。

凯冯窒息!

“你的身体……”

詹姆·兰尼斯特摇摇身体,就听见骨骼一阵咔咔响,他的矮小身材变得高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一个高大的身材。

他的衣服就略微显得不合身了。

“詹姆!”

“叔叔!”

“瑟曦呢?”

“他们被关在了奔流城。”

“托曼陛下呢?”

“也被关了一起。还有乔佛里,弥赛拉。”

“你是怎么出来的?”

“我得到了一个森林先知的帮助才逃得性命。”

“森林先知?”

“森林之子的绿先知,她可能活了千岁以上,她也曾是河间地高尚之心上的鬼魂。”

凯冯再次怔住。

他自然听过关于高尚之心的鬼魂的传言。据说那是森林之子在退向北境北方那冰天雪地后留下来的鬼魂。

“叔叔,你觉得我们能打赢这场战争么?”

“你觉得呢?”

“我们无法打赢罗柏和威尔。”

“哦,为什么?”

“你根本不了解威尔,但我了解。”

“说来听听。”

“我只说一件事罢,他拥有一支全部是瓦雷利亚钢剑组成的剑手军队,每一个人的剑术都不会比猎狗差。”

凯冯轻笑:“我听说过了,你相信吗?”

“我相信。”

“我不相信,你怎么会觉得这是可能的?这比龙的出现更不可能。”

“我亲眼见到了。鹰巢城的三十名西境武士,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这帮人全部杀光。”

凯冯的瞳孔一缩。

“还有比这件事情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

“异鬼来了,目标是整个维斯特洛大陆上的生命:人,马,狼和影子山猫,野人,森林之子,所有能走动的生命,全部是他们的目标。”

“这个你也相信了?”

“我相信,因为我也亲眼看见了。我还用剑砍断了一只尸鬼的手。”

新疆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怎么样
明水县第二医院怎么样
山东专治癫痫病医院
六盘水治癫痫
西宁治疗早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