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踏天争仙 第四百八十三章 新生命

发布时间:2020-01-16 13:39:25

踏天争仙 第四百八十三章 新生命

方荡听着佛像的声音有些不对,便诧异的问道:“难道你不希望婆娑树复活?”

佛像沉吟片刻开口道:“死了数万年的东西忽然又活了过来,那东西真的还是那东西么?现在的这株婆娑树现在究竟是什么,我也不大确定了。”

方荡没有佛像这些感慨,那婆娑树究竟是什么对于方荡来说其实没什么特殊的,因为方荡这是首次接触这婆娑树,那么这婆娑树现在是什么样子的,就是什么样子的,方荡没有包袱在身,自然怎样都无所谓,而对于这佛像来言,或许就不同了,就好比自己一位最要好的朋友死去了几十年忽然活过来了,那种感觉除了欣喜之外肯定还有着诸多其他的情绪。

方荡目光看向那株婆娑树。

这婆娑树枝叶在海水之中摇曳,犹如一个曼妙的女子在轻轻舞动着自己的裙摆。

海水之中开始又有一股荡漾的气息游荡起来,那是树叶的香气,是生命的歌声,是复生的喜悦。

所有的存在此时全都融入到了这生命的奇迹之中,即便是龙族这种对于生命没有什么太多追求的存在,此时都被这生命的复生而感到震撼。

那摇曳的树枝在这大海深处叫人生出无尽的遐想,毕竟深海之中是少有绿色存在的。

方荡远远的看着那株悬浮在空中的大树也心生摇曳,甚至往前迈了一步,这一步迈出脚尖刚刚接触地面,方荡心中犹如炸开一道惊雷,方荡骤然惊醒,连忙将脚步收回来。

虽然只是区区的一小步,但对于方荡来说,却惊险无比,因为在刚才的一刹那,方荡的身躯是不受方荡控制的,也就是说,方荡若非骤然惊醒,那么他将在完全不能掌控身躯的情况下走到那株婆娑树前,至于走过去会发生什么,方荡不敢去想。

方荡已经到了现在这个修为层次,身上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不可想想的。

会发生什么,方荡马上就看到了,就见四周的海族侍卫之中有数十个似乎受到了婆娑树的影响身形晃动着朝着婆娑树游去,一看他们此时的眼睛就知道他们现在正处于迷惘的状态。

那诸多龙族自然不受影响,一叶堂的丹士们修为也不低,就算有些如方荡一般暂时迷惑,也瞬间清醒过来。

几名龙族想要开口将那些水族唤醒,但随后还是都闭上了嘴,他们就那样看着那些水族侍卫缓缓靠近婆娑树,婆娑树身上散发出阵阵清辉,那些靠近的海族一接触到树身就被黏住,然后树皮开始缓缓攀爬,一寸寸将那些海族包裹在树皮中,不过片刻时间,那些海族不论大小,都变成了婆娑树上的一个个大包凸起。

并且这些凸起还在逐渐缩小,可以想见,用不了多久,这些海族将彻底被这株婆娑树给吞吃下去,成为婆娑树的养料。

方荡对此并不奇怪,不过他还是问道:“这婆娑树不是你们佛家的宝物么,难道他就不需要救人么?”

佛像开口道:“这婆娑树已经不是当初的婆娑树了,复生并不代表复活,现在你最好离这里远点,现在这婆娑树就像是一个刚刚诞生的新生命,新的生命对于养分的需求总是非常大的!同时,他也一定很好奇,他很想也必须知道自己在食物链中所处的位置,或者可以这么说,现在的婆娑树无论是什么都会想要尝一尝!同时他也要尝试活动一下自己的身躯。”

方荡听到佛像说叫他最好离远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朝着门口退去,九玄宫中大多数的存在都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婆娑树上,所以并没有人在意方荡,只有冷夜公主往这边瞟了一眼,随后冷夜公主就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婆娑树上,毕竟方荡的价值在这婆娑树面前一钱不值。

那株婆娑树依旧散发着阵阵青光,温顺着甚至妩媚着,枝条轻轻摆动,看上去可爱可亲,这也是大多数植物给人的感觉,植物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永远都处于食物链的最底层,他们的存在价值就是为了给那些食物链中层的存在提供食物。

方荡刚刚退出宫殿,身后的宫殿中陡然骚乱起来。

方荡心中一惊,随即就听到一声巨响,九玄宫的大殿殿顶猛的炸裂,一条枝条从中轰然钻出,砖瓦飞溅一道道身影也惊慌的从九玄宫中窜出。

方荡虽然听佛像说退出九玄宫,但方荡只以为是他的修为太低,说不定还会收到那婆娑树的诱惑,却万万没想到,这婆娑树竟然开始主动觅食了。

方荡不由得加快了逃走的速度,此时大殿正门口有一丹宫的丹士急窜而出,这些一丹宫的丹士之前在复活婆娑树的时候耗用了大量的丹力,此时正处于虚弱状态。

几名一丹宫丹士身形急退,却又树根从地下钻出,犹如鞭子一般抽在他们的身上,随后卷住他们将他们直接拖回了九玄宫中。

方荡见到这个场面心中不由得微微一跳。

随即那些一叶堂的丹士们纷纷冲上来将方荡甩在后面。

方荡紧随其后,

本章未完,请翻页而在方荡身后的是犹如大河澎湃流淌而来的树根,这些树根所过之处碎土裂石,山呼海啸般,声势壮大可怖。

这树根什么都不放过,连石头都给卷了回去,正如那佛像所说,这崭新的婆娑树正在尝试一切东西,从中分辨出那些能吃,那些不能吃。

此时身后的九玄宫中传来一声龙啸,轰然震动,整个龙宫似乎都被震动了,那肆虐的婆娑树枝条根系立时犹如被冰冻住。

又是一声龙啸,九玄宫中升起一头通体金色的巨龙来,这龙身形庞大,威风凛凛,周身金鳞绽放出犹如太阳一般的光辉,此时树冠已经冲出了殿顶,原本十几米的婆娑树现在暴涨三四十倍,已经成了一株接近五十米高的巨树了。

不过这巨树虽然越长越大,但在那从九玄宫中升起的金甲巨龙的吼声中原本活泼的枝条根系重新僵硬起来。

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骤然遇到了强横无比的大人,狠狠地抽了一下他的屁股,再顽皮的孩子也会愣住。

那金甲巨龙再次发出一声大吼,婆娑树嗖的一下身形缩小,转瞬间就消失不见,被婆娑树撑起的砖瓦立时跌落下来,犹如下了一场石雨。

九玄宫被婆娑树刹那间的肆虐彻底损毁。

数条龙降落在九玄宫旁边,一个个脸上却并无多少悲恸,相反他们一个个脸上尽皆有着喜意。

那金甲巨龙缓缓降下,张口一吹,本已经变成废墟的九玄宫被起吹起的海流卷走。

流沙飞逝始现真宝。

一颗犹如头颅大小的透明圆球在瓦砾之中显现出来。

那一身金甲的巨龙手爪一摄,宝珠当即脱离泥沙飞了起来,内中有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微微摇摆着枝条。

这大树到了巨龙爪中当即摇晃不休恐惧不已,正如一个被吓坏了的孩童。

不过这大树短暂的害怕之后开始对着金甲巨龙摇晃身躯起来,同样是摇摆树干,前面的是瑟瑟发抖,现在的则是温顺。

“婆娑树被那金甲巨龙收服了。”

一众四散奔逃的一叶堂丹士们此时才纷纷停住脚步,眼见威胁没了,他们才在带队的长老的带领下重新回到九玄宫外的广场上。

一众龙族都对收服了的婆娑树感到相当有兴趣,刚才一叶堂的丹士狼狈逃窜,一众龙族却没有一个逃走的,这使得一众龙族对于一叶堂的丹士们心中轻蔑不少。

不过这并不是说一叶堂的丹士们多么不堪,一方面是因为这龙宫并非是一叶堂的道址所在,被毁掉或者杀了龙族之类的和他们一叶堂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他们走的没有半点心理压力,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为了复活婆娑树耗用了大量丹力,此时的他们战斗力极弱,大部分境界都下降了好几个层次,在这种情况下叫他们拼命也确实实在没有什么道理。

一叶堂丹士们并不理会龙族的轻蔑,他们在三叶长老的带领下聚集在一起,清点人数,结果叫人痛心,这一次前往龙宫他们来了三十三名丹士,此时只剩下了二十六名丹士,也就是说,有七名丹士被那婆娑树给吃了下去。

他们此行可从未有来战斗的准备。

一叶堂和龙族之间关系其实只是一般,本是不可能来帮助龙族复活婆娑树的,不过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能够叫关系不好的人走在一起称兄道弟,能够叫仇人见面拥抱彼此,这个东西就叫做利益。

龙族摆出一块先天之宝来酬谢一叶堂,一叶堂如何能够拒绝?况且他们是来复活古树的,此行除了会消耗不少丹力外并没有什么风险,基本上可以说是白得了一块先天之宝,这样的好事,如若错过来才是不智。

但现在一下死了七名三品绿丹丹士,对于一叶堂来说,损失就有点太大了,至少一块先天之宝也就只能将损失找平,但对于一个门派来说,人没了,就算有十块先天之宝又有何用?就如方荡的火毒仙宫,方荡手中不是没有宝贝,天书天地,先天之宝,都是了不得的宝贝,但那又如何?方荡连露都不敢露出来,一旦露出来立时就会变成一块人人都想上去咬一口的大肥肉。

三叶长老一张枣红色的脸阴沉无比。

其余的一叶堂丹士们脸上也有悲戚之色,一叶堂虽然不是那种特别团结的门派,但能够成为上幽界前十的门派之一也是有其优点的,没有什么比同伴之死更能叫人心痛了。

那金甲巨龙收了婆娑树随即龙一转看向一叶堂诸多丹士,开口道:“一叶堂的诸位,今日之事乃是未曾料到的,既然你们损失了几位丹士,那么我龙宫会给予弥补。”

虽然金甲巨龙并未说如何弥补,但这句话多少叫三叶长老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天下谁不知道龙宫阔气,手指缝中漏点出来都是了不得的好东西。

龙族贪婪,只要是好东西他们就喜欢收集,这一收集就是从盎古之前的世界收集到现在,岁月跨度何止十万年?

本章未完,请翻页从这一点上来说,上幽云海中的诸多门派没有一个比得上龙宫,甚至丹宫都远远比不上龙宫。

那金甲巨龙就是九玄宫主,乃是龙宫之中的主事者,他口中说要弥补,自然不会小打小闹的随便给点东西就将他们一叶堂打发掉。

从这一点上来说,和龙族合作一直都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至少在报酬上龙族从不计较也没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

三叶长老凭白损失了七名弟子此时也是没有心思留下来了,毕竟龙族现在降服了那株树,此时都开心不已,他们在这里和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另外,三叶长老来这里的时候,龙宫虽然与丹宫已经相当不愉快了,但丹宫尚未发出禁止丹士和龙宫交流沟通的禁令,所以一叶堂也就假装不知道跑来了,谁知道到了这里后竟然发现丹宫仙尊也在,这就叫他们尴尬不已,此时丹宫和龙宫之间局势微妙,他们可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万一双方再起龌龊,他们的境地乃至一叶堂的境地就变得非常不妥了。另外还有一个不能算是原因的原因,那就是龙宫中的龙女名声极差,在前往龙宫之前,不少一叶堂的丹士都不愿意来,就是怕被龙女看上,他们此时当然是来去自由,但回了上幽云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惦记上他们的龙女给抓回来,若真是如此,那就悲剧了。不光一般的丹士们心中紧张,就算是三叶长老也觉得不妙,若非抽签抽到了这个差事,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来这龙宫之中的。

所以三叶长老开口道:“既然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就不再这里过多叨扰了,九玄宫主,还请九玄宫主送我等回上幽云海。”

九玄宫主也知道一叶堂的尴尬处,便即呵呵一笑道:“既然诸位不愿多留,那么就此别过。”

九玄宫主说着张口吐出一块足足有房屋般大小的先天之宝来,这块先天之宝透体散逸五彩流光,在先天之宝中也不是凡品。

三叶长老还有其余的一叶堂丹士们见到了这块先天之宝一个个脸上的神情都不由得微微一变,这先天之宝比龙宫允诺的可要好上一个层次。无论是用来祭炼法宝还是用来修炼都有无穷妙处。

九玄宫主随后又吐出一颗透明光珠来,这光珠中有雷霆闪烁不休。

龙宫雷珠!

龙宫的雷珠都是真龙采集天上的雷气炼化而成,自然也是宝物,但并不算多么稀罕,但那是指一般的雷珠,这颗雷珠可是出自九玄宫主之手,威力自然非同小可。

三叶长老脸上的神情变得越发舒坦了,当即从怀中取出一个口袋,迎着水流一张,口袋犹如被风灌满,生出一道吸力来,将那先天之宝给吞了下去,至于那颗雷珠,三叶长老直接伸手收入手中。

该拿的拿到手了,三叶长老自然也就不会再做停留,当即带着一众丹士离开。

九玄宫主遣了一名长老送三叶长老离开。

随后九玄宫主就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那颗婆娑珠上。

其余的几头龙也都凑过来,只有冷夜公主眉头皱起,目光四处巡梭,她一旁的那头白蛟也是满脸怒气的四处观瞧。

“公主,那家伙该不会被婆娑树给吃了吧?他修为那么低,想必跑都跑不掉!”找了半天之后,却没有找到方荡的身影,白蛟忽然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来。

方荡死了也就死了,但她没能将方荡剥皮抽骨叫他尝受痛楚,就是在太无聊了。

方荡胆敢当面欺骗她的主人可以说罪大恶极,更可恶的是,她和冷夜公主竟然都相信了方荡的话语被他给骗了,如此一来,方荡的罪起码翻了十倍。

冷夜公主的那张双眼睛之中有着一丝疑惑,开口道:“未必,那个叫做方荡的家伙一定对婆娑树有些了解,我亲眼看到他在婆娑树发疯之前退出九玄宫,他未必就会死了。”

白蛟闻言咬牙切齿的道:“他最好没死!公主,咱们去小六那里要人!”

冷夜公主看了一眼那扎在一起的十几条龙,他们都在观瞧婆娑珠,拥挤在一起,根本没有她的位置了,冷夜公主当即点了点头。

随后这一主一仆直奔六太子府。

不过她们刚刚出了九玄宫,就碰到了龙六太子。

龙六太子看起来威风,其实在所有的龙族之中辈分是最低的,他是老幺,是最小的那个,所以虽然婆娑珠是他找来的,但他却没有资格去降服婆娑珠,别说是他,所有的龙孙,就算是那些一般的龙子们都没有资格。

龙六太子虽然没有资格,但却也一直关心着婆娑珠的事情,所以他就在九玄宫外的一座叫做浪楼的地方一边喝酒一边等候消息。这浪楼是龙六太子的姑姑襄娘的地盘,他本就是想要喝喝酒,结果襄娘正在楼中,龙六太子简直就是送食入口,当即就被自己的姑姑缠住做那些不好的事情,走脱不得。

但事情才刚刚进入佳境,外面就猛的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

本章完

...

平凉中医骨伤医院怎么样
湘阴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兰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治癫痫病莱芜哪家医院好
邢台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