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神门 第四百二十九章 六道之首,轮回天道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2:26

神门 第四百二十九章 六道之首,轮回天道

杀了云轻舞!

木将军确实不知道云轻舞想干什么,可是,看着依旧还在朝着铁丘部落大门不断靠近的云轻舞,他脑海中却在一瞬间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惹怒魔族?

木将军当然清楚一旦杀了云轻舞,魔族绝对会变得疯狂,使得这一场战争变成一场残酷至极的惨烈厮杀。

可是,他同样知道……

如果能杀了云轻舞,对于魔族来说绝对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准备!”木将军的手在这个时候举了起来。

南域与魔族已经开战,那么,再天真的想着去讨好魔族,尽量避免厮杀,无疑是懦弱的表现。

作为南域的勇士。

木将军自然不怕死,守卫在铁丘部落的士兵们同样不该怕死,那么,就大大方方的杀吧,管他是什么少主不少主。

来一个,就杀一个,来一双,就杀一双。

只要胆敢踏前一步。

就只有一个字……

杀!

“唰唰唰……”随着木将军打出的手势,站立在城墙之上的南域士兵们也都将手中的长弓拉成了满月。

一根根锋利的箭矢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寒光。

而云轻舞却如同看都没有看到这一幕一样,脚步连顿都没有顿一下,面色平静如水,轻风拂过,长裙翩翩起舞。

“杀!”木将军没有犹豫太长的时间,因为,云轻舞早就已经越过了弓箭的射杀范围,根本无须再等。

“嗖!”

“嗖嗖嗖!”

一声破空的箭响后,便是漫天的箭雨,足足有着几百只利箭射上天空,再以绝杀的姿态朝着云轻舞的头顶落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蓝色的光芒也从魔族最前方队伍中亮起。

那是一个一直站立在黑色车驾旁边的一个身影,从头到脚,都笼罩在巨大的黑色斗蓬之内,连面部都看不清楚。

但即使如此,也没有任何人敢对这道蓝色光芒视而不见。

因为……

在蓝色光芒亮起的一瞬间,便已经消失了,再出现的时候,蓝色的光芒便已经到了云轻舞的头顶上方。

从古至今,一直都有着蓝天白云的说法。

当然了,天是否真的是蓝色,还是由于光线的折射而造而的视觉冲击,这些都不需要去刻意的考证。

可以确定的是,现在在云轻舞头顶上方出现的蓝色光芒,便是与天一样的蓝,纯净得没有一丝别的色彩。

漫天的箭雨落下。

落在那一片纯净的蓝色中,接着,再穿过那些蓝色,发出一声声轻微的响声,最终,深深的刺入到地面。

“得手了?!”

一个个南域士兵们看着那些刺入到地面的利箭,都是有些欣喜,只不过,很快的,他们那欣喜的表情就消失不见了。

因为,地上的利箭上,并没有一丝血迹。

云轻舞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微微的抬了抬头,看了看浮在头顶上方的蓝色,又缓缓低头,看了看脚下的箭矢。

接着,便继续朝前走去,一步一步,踩断那些刺入地面阻拦她的箭矢,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咔嚓声。

“怎么回事?”南域的士兵们一个个看着那继续朝着大门口走过来的云轻舞,还有那始终浮在她头顶的蓝色光芒,脸上都有些疑惑。

木将军的脸色同样不太好看。

“杀,再射!”

“嗖嗖嗖……”

漫天箭雨再次飞起,又再次落下。

如刚才一样,箭矢纷纷穿过蓝色光芒,接着,又纷纷的刺入地面,感觉上就像是穿过了云轻舞的身体一样。

但云轻舞的身上依旧白净如雪,没有一丝血迹。

诡异的一幕。

“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都已经射中了,为什么没有受伤?”

“这不可能!”

一个个南域士兵们都有些不明白,因为,他们都看到箭矢穿过云轻舞的身体,可是,云轻舞没有受伤又是事实。

“这……难道就是……”木将军的表情在这个时候变了变,感觉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一样。

“将军,这该不会是……”

其它的将军们此刻都都睁大了眼睛,一个个的脸上都或多或少有些惊讶之色,甚至有几个将军的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

“没错,正是那个!”木将军的双拳捏得极紧,那是一种有些不甘,又有些惊惧的复杂表情。

而其它的将军们,听到木将军的话后,也都是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说刚才他们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时,脸上的表情是疑惑,那么,现在再看着下方浮在云轻舞上方的蓝色时,便都多少有些惊恐。

因为……

他们都明白了刚才是怎么回事。

从他们的角度看,确实看到的是箭矢穿过云轻舞的身体,原因是他们都站在城墙之上,可事实上,如果从正面看却可以发现,那些箭矢在穿过蓝色光芒的时候,其实是有过短暂消失的。

简单一点来说,箭矢在触碰到蓝色光芒时,便被牵引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绕过了云轻舞,最后再直接落在了地面。

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完成。

就像很少有人能破开轮回,一举成圣一样。

轮回,共分六道。

每一种道,都是至强的大道,这些大道之下,又汇聚了无数的小道,由小道而入大道,犹如万溪汇聚成河一样。

这是很多人的做法,也是普遍的做法。

先悟小道,再由小道去感悟大道,最后,走入至强之道。

当然了……

也有例外。

比如,燕修。

与小道而入大道不同,燕修是直接感悟的六道修罗,等于直入大道,不过,万物都有其规律,没有真正一步登天的作法。

虽然,燕修感悟了修罗道。

但是,却并不等于他就踏入了轮回境,因为,修罗道下面汇聚的万千小道,他并没有完全掌握。

这就等于是你一股作气的打开了一扇大门,可是,通往大门过程中的路却有些破破烂烂,虽然,最后你确实到了大门口,可是,路却过窄,而且,还相当的破。

那么……

你又如何敢将这扇大门完全打开?

一旦那强大的力量完全从大门内冲出来,势必要将你那条破破烂烂的小路冲毁得一干二净。

这是燕修现在的处境。

当然了,这已经是令万人羡慕的处境了。

因为,无论如何,燕修已经开启了修罗道的大门,剩下的事情,不过就是回过头来铺铺路,打打基础而已。

燕修一举感悟到轮回六道中的修罗道,等于提前打破进入轮回境的瓶颈,一只脚踏入到轮回之中。

而要打破轮回,一举成圣。

同样有一个瓶颈。

无数年来,有无数的人积小溪而成江河,一步踏入轮回,但是,能够破开轮回,一举成圣之人,却是寥寥无几。

原因……

便是六道中的最后一道。

“天道,是轮回天道,六道之首!”一个个南域士兵们在听到木将军那肯定的回答后,也终于明白云轻舞头顶上的蓝色所代表的意义。

“天!”

“那是真正的天!”

南域士兵们一个个紧紧的盯着那片蓝色,眼睛都完全瞪圆了,在他们的表情上都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惊恐。

因为,这代表着……

此次攻打铁丘部落的魔族中,有一个魔掌握了轮回天道。

换句话说,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已经一只脚踏入圣的魔,再换一句话说,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不单是漫无边际的魔兵,还有一个半圣!

怎么打?

这是所有南域士兵们心里涌出来的想法。

与南域士兵们不同的是,此刻站立在原地的魔兵们表情明显非常愤怒,那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堂堂魔族少主被任意“欺辱”的愤怒。

那些从铁丘部落城墙上落下的箭矢,虽然并没有直正刺穿云轻舞的身体,但是,却已经刺穿了魔兵们的心。

“杀!”

“杀!”

“杀!!!”

一声声愤怒的喊杀声从几十万魔兵的口中发出,将铁丘部落那用铁水浇灌而成的黑色城墙都震得有些微微发抖。

漫天的杀气从魔兵们的身上涌出。

没有哪一个魔不愤怒,因为,没有哪一个魔,可以在看到云轻舞被“伤害”的时候,还能继续冷静下去。

“轰!”

“轰!”

“……”

无数的声音整齐的响起,没有人去下达命令,但是,所有魔兵手中的盾都高高的举了起来,又重重的轰在了地面。

那是愤怒,那是渲泄。

而与此同时,云轻舞却停了下来,因为,她已经走到了铁丘部落的大门口,一阵风吹过,白裙的裙角轻轻的飞扬着。

木将军的脸色现在已经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他终于明白云轻舞为什么会走过来了,这看似毫无道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段路程,却蕴含着令人心颤的心智。

一切的一切。

从云轻舞踏出黑色转驾那一刻开始,铁丘部落便已经完全处在了她的掌握之中,所有人的心思,也完全处在了她的掌握之中。

不言一语。

却将几十万魔兵的士气完全激发了出来。

以身挡箭!

好狠!

更狠的是,云轻舞不单激发了几十万魔兵的士气,更是将南域士兵们的士气打击得体无完肤。

轮回天道。

半圣!

所有的优势,都被云轻舞完全利用了起来,而将这一切利用起来的举动,却只是走了一段看似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路。

“魔族少主,这便是魔族少主吗?!”木将军的身体都有些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在山雨公主的行营之中,听完腾石生说到方正直挟持云轻舞,并且,在寒猿部落前大破魔兵和南域士兵时。

木将军其实并不以为意。

可是现在……

当云轻舞站在他的面前,当他真正与这位传说中的魔族少主面对面的时候,他的心里却只有一种念头。

恐惧!

未战而先惧,木将军当然知道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可是,他没有办法,因为,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再去指挥这场战争。

两军相对。

士气第一。

可是,现在的形势下,他根本没有任何提升士气的方法。

而在他的面前,几十万魔兵却已经开始动了,一步一步,轰隆隆的声音震动着地面,响彻着整个南域的天空。

“杀!”

“杀!”

“……”

……

南域,一处巨大的山谷之中。

无数穿着黑色盔甲的军士们正手持着长枪,站立在山谷的四周,严格的守卫着通往山谷中的各处通道。

一个巨大而华丽的营账中,穿着一身银色锦衣的太子林天荣半躺在一张铺垫着绸缎和华丽皮毛的睡塌上,却怎么也无法真正的入睡。

“报,太子殿下,南域使者求见!”

“南域使者?让他进来吧。”太子林天荣听到军士的禀报,明显有些激动,但语气却依旧平静如初。

“是!”军士退下。

很快的,营账的账帘也被再次掀开,一个身形消瘦,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在两名军士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太子林天荣看到进来的中年男子,目光也微微一动。

在南域,实力强者一般肌肉都非常的健壮,虎背熊腰才是南域的特色,可是,眼前的中年男子却是明显有些偏瘦。

但是……

太子林天荣却在中年男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危险,那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就像面前的消瘦中年男子身上隐藏着某种巨大的力量一样。

“见过太子殿下。”消瘦中年男子走入营账后,便也静静的站定了脚步,并没有太过于靠近太子林天荣的意思。

太子林天荣看到这一幕,心里也稍稍放下心来。

而两名跟在消瘦中年男子身边的军士看着这一幕,却都是面露狠厉,南域是大夏的藩邦,使者见到太子,怎可不跪?

虽然,现在的局势是南域和大夏开战。

可是……

那并不代表,身为太子殿下亲兵的他们,就无须再维护大夏的尊严。

“见到我大夏王朝的太子殿下,使者为何不跪?”一名军士一边说的同时,一只脚也直接朝着消瘦中年男子的小腿处踢了过去。

“咚!”

消瘦中年男子并没有理会军士的意思,任由着军士一脚踢在他的小腿处,但是,双脚却是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太子殿下,这是给您的信。”消瘦中年男子一边说也一边从怀里摸出一张精致的兽皮,双手平举到胸前。

“你们南域做事情永远都是如此,送信之前,最起码也应该表明一下身份吧?”太子林天荣看了一眼消瘦中年男子手上的兽皮,眉头微微一皱。

“炎鸦,现任炎鸦部落酋长。”(。)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预约专家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月经前女性子宫内膜厚度是多少正常
合肥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汕头包皮包茎手术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