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炮灰逆袭女帝记 第11章 懒得解释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3:48

炮灰逆袭女帝记 第11章 懒得解释

之后的几天都是风平浪静,本以为这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另玉惜没想到还有后续。

那日玉惜回醉清宫的路上遇到了个鬼鬼祟祟的女胖子。那人从凉亭后的假山后面出来,见了玉惜二人脸色变成了青紫色。

“求求你们了,千万不要告诉飒辰上神我也在这假山后面。我真的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说话的。”那人说着说着竟然像要哭出声来。

“我不会说的,你走吧。”

那人喜出望外,谢过两人后就飞一般似的逃走了。

玉惜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可几日之后,一向受天君喜爱的飒辰竟然被罚了禁闭,听说他未经天君允许私自与魔族通信之事被告发,天君这次动了气,先让他停课闭门思过

,现在正在思量如何处置他。众人还说告密的正是才来琼书楼不久的玉惜。

琼书楼有禁止各族私自通信的规矩,听说是为了防止门派弟子私自与各族建立势力。此事在琼书楼算是一个禁忌,飒辰平日里怎么嚣张天君都由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此次是真真儿的触及到了天君的底线。

玉惜自然是没有到处乱说话的兴趣,她突然想起了那个在凉亭边遇上那个看起来胆小怯懦的丰腴女子。此刻那人正坐在左后一排的角落,玉惜扫了她一眼。她却依旧是那副胆怯的模样。

“飒辰的事,是你说的?”玉惜走到她面前,淡然的问了一句。

“不,不是我,是卫子歇...他那日也在场,请你...相信我。”

卫子歇正是那日在台上被飒辰打得满地找牙那人,若是他前去告密,此事也勉强说得通。

“可为什么,却有传言说是我告密的呢?”

“我不知道,....”说着,她突然掉下泪来,引得旁人一阵侧目。

玉惜感到了一阵好笑,“你快别哭了,免得别人以为我欺负你。”

玉惜不太喜欢这样的人,她说完这句话就迅速离开了那人的座位。

而此刻的琼书楼顶层,天君正坐在榻上品着茶。

“对于飒辰私自与魔族通信之事,你怎么看。”天君放下茶盏淡然的说。

“师父。”兰衢刷一下跪下道:“师兄私自与魔族通信是他的不对,但绝不是为了与魔族掌权者扯上什么关系。请师父饶过师兄这次吧!”

“你说他不是为了权利,那他是在与谁通信?”

“是一个对师兄很重要的人!”

“那你说,那人是谁。”

兰衢咬牙道:“我答应过师兄不可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但师父,师兄真的没有与魔族的统领通信,他所做的不过是为了报恩!请师父把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我会给师父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仙风道骨的仙人放下了茶盏却并不说话。房间里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待兰衢跪的双腿发麻,坐在那榻上的人才缓缓说:“你去冥地一趟吧。若是不然,飒辰此次定是要被逐出室门,当一个普通弟子了。”

白衣男子喜出望外的抱拳答应道:“是!谨遵师父旨意。”

“慢着。”

“师父还有何吩咐?”

“你随我来。”

天君下了榻,整理了一下领口,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门。

两人离开了房间向底楼走去。

两人一路一无言,但天君心里却在思量着该派谁同兰衢一道去。

冥地对魔族和鬼族来说,是赖以生存的乐园,但对于其他六族任何一族,都是恐惧胆寒之地。尤其是神族与仙族。自古神魔不两立,这九重天上的两族,若是神族去了冥地,灵力不仅只使得出两成,且会对自身元气大损。兰衢已经修为上神,冥地对他而言也是不利的。天君准备派一个得力的人同兰衢同道办事。

前去冥地可不是小事情,许多人对冥地都是有着恐惧心理的。

“你们有人愿随兰衢一道去冥地么?”

“师父,我愿和兰衢一道去。”红衣女子率先开口道。对于此次飒辰之事,花无宴其实也和兰衢同样着急。她自是愿意参与此事帮助二人的。

“不行。”谁知天君直截了当的拒绝了她,“你去无用。”

花无宴自知师父为何拒绝她,因她还等三日便可修成上仙。仙族人和神族人在那一样,都只使得出二成灵力。所以她去委实没什么用处。

可她仍然是不死心,依旧是想开口争取。天君像是明白了她的意图,平日的笑意盈盈的眼睛淡漠的扫了一眼下方那个红衣女子。那视线带着不容反驳的威慑力,花无宴只得识相的闭了嘴。

“我愿去冥地协助兰衢上神。”突然人群中出现了一个声音。她音量不大,众人的目光却一下子扫向她。

玉惜不想欠人人情,尤其是神族。所以她愿意去。

她对冥地的了解可比这些只在书籍中认识冥地的人深多了。

且她现在还没有修成任何一族,虽然她灵力不及在场这些人,但在冥地行走可不是全凭灵力。

由她前去是最为合适不过的。

玉惜只是怀着报恩的想法才如此说的。可人群却议论纷纷。

“她现在出来装什么好人,还不是因为她嘴贱飒辰才遭殃的。”

“就是,她本来就是依靠着兰衢才进的琼书楼。能有多大本事。”

“她现在站出来还不是为了博得兰衢的好感,你看她那虚伪样!我猜她最后肯定不会去冥地!”

........

人群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原先玉惜只以为琼书楼的人大部分冷漠,现在才知道他们揣测人心的功夫也是如此厉害。

天君选徒弟的眼光怎么这么差。玉惜在心底暗暗吐槽了一句,便装作没听见一般也不还嘴。

“那就由你前去吧。”

“是。”娇小的女子垂眸一拱手。众人皆惊。

“师父,您让一个小试第五十七名的人去帮兰衢?”花无宴的语气有些激动。

“她了解冥地的地形,而你呢?”

“我......”

“无宴,你一向是个沉着细腻之人,今日却这般沉不住气。你也去闭门一日罢,修习之人要了却心火,才能功成。”

“......是,师父。”花无宴强忍着内心的怒气,欠身道。

天君还有诸多要事,他交代完一些事宜后就带着兰衢一同出了琼书楼。

待兰衢与天君走后,花无宴率先来到了玉惜面前,她眼神异常冰冷的扫视玉惜道:“我最讨厌挑拨是非的人。你以后在琼书楼不会好过的。”

她的确不是个草率之人,只是此事关系到了飒辰和兰衢。她才有些丧失理智。

先前她只是对这个叫渠岚的人有些不满,所以出手给她了点教训。而如今因为这等子事情是变得更加厌恶她了。

天君居然还让她去帮助兰衢,就靠她?

“......”玉惜怕自己张嘴就是一句粗口,所以她选择了不说话。

她现在觉得,琼书楼的人都是些傻子。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专家电话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如何乘车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专家简介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来院路线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专家在线门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