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反腐风云 第37章-调动任命新职务

发布时间:2019-09-24 17:54:53

反腐风云 第37章:调动任命新职务

大鹏回兵团两个月赶上大调动,大车队和各连队就业工调到三营,加强三营的基础工程建设。张大鹏被安排在一连,暂时住在食堂和木工房xiǎo院土草房,每天工作只是给脱坯工人统计坯子数。

而蔡宝志却分配到二连,住进砖瓦房宿舍,每天在三营路南盖土草房。这里离雅琴家九连只有五里路,抬头遥望几乎近在咫尺,那里不仅有五年前倾心的赵爱花,她已经和齐市下乡知青结婚,现在雅琴又回到九连,那里已经成为大鹏留恋而又伤痛的地方。

临时宿舍要改为木工房,大鹏随着十几个工人搬进一连宿舍,那是能容纳壹佰多工人的土草房,房中间正门xiǎo走廊,东西两个大长屋对面炕,在那里住满了各式各样的老工人,人多了、嘈杂了、热闹了

反腐风云  第37章-调动任命新职务

。在那里,调来一个老指导员名叫陈树森,由于他长长的宽脸下巴大,知青给他起个绰号“大下巴”。他文化不高,却马列主义对外冠冕堂皇,最大特diǎn晚上开会到后半夜,车轱辘话反复説个没完。尤其他擅长搞批斗会,据説他在五连曾经*死两个知青。工人又要倒霉了,又要开批斗会了,又要搞文革运动文攻武斗了。

开始挨斗的就是三个大酒鬼,丁大麻子是回民,窦军是齐市来的,再就是王大个,仨人一喝酒就闹事低头哈腰挨批斗,别人不仅陪着遭罪,谁要是不举手发言就diǎn名,弄不好同流合污也会被刨根问底。大鹏只管记录与世无争,利用三天业余时间,画了一张“生产制砖机械立体图”交给汪主任。

汪雨主任原来的职务副师长,他是个讲实际的干部,平时很少説话显得非常严肃,大白天托坯工在棚子里打扑克,他看到绝对不管,因为他知道你完成了任务,看到那些干坯心里偷着乐。他看到两个人打架也不管,往旁边一坐看着打,如果俩人不打了那他可不让:“怎么不打了?一人给我拿个木棒照着石头打去。”俩个人打累了求饶他才罢休,工人们对他真是肃然起敬。

这一天晚饭后,大鹏回到宿舍又拿起了已经束之高阁的xiǎo提琴,那是哥哥留下的星海牌xiǎo提琴,跑到宿舍东侧,面向着九连的方向,提起琴没有去拉“白毛女”,没有去拉“马兰花开”,也没有去拉“祖国啊南江”,却认真而低沉的拉着“梁祝”,拉着那寄托着回忆沉思的“化蝶”。乐曲虽然是有节奏,但是,他拉得是那么的慢,每个音符都拉得细而长。有可能是情有独钟的原因,眼泪却不自觉的流淌着…流淌着。突然,发现身后有人,转身望去,远处站着的那是汪副师长—汪主任。

汪雨主任拿着图纸走了过来,他把张大鹏叫到一边问着,并安排了新任务:“你画的图我给修配厂工人看了,他们都看不懂。”

:“我知道他们看不懂才画的立体图,因为我们建筑任务重,土窑手扣坯完成量少又太落后,过去我是搞制砖的,只是想建议机械制砖。”

:“对机械我也不懂,现在有一个新任务交给你,机关食堂要整顿,你去先查一下账,管理员是个上海知青,这你不用怕,就説我让你去查的。”

:“汪主任,最好你能和陈指导员打个招呼。”

汪主任答应了,晚上指导员开会宣布:“张大鹏去食堂管理账目。”打消了后顾之忧,经大鹏到食堂查,过去根本没有账。面案的刘师傅较瘦是江苏人,是个代家属的就业工,看上去很老实。而红案炒菜王师傅较胖是浙江人,也是代家属就业工,看上去老奸巨猾,他坚决反对大鹏要搞成本合算,更反对建立六本账,他认为张大鹏是外行不懂管理。由此发生了争执和矛盾。

晚饭副食炖窝瓜,王师傅报账200斤窝瓜2元,5斤油4元,能出窝瓜150碗,不算烧柴合4分钱一碗。大鹏为了不赔钱决定5分钱一碗卖,这一来可就炸锅了,从宿舍工人到知青们喊着:“从来没吃过5分钱一碗的窝瓜。”怎么回事?大鹏把食堂7个人集中到一起开会,原在团部拉水的张金成,现以烧火工提问:“王师傅,我问你,放了多少油?”

王师傅答:“那不我报账5斤吗。”

张金成説:“问题就在这,炖窝瓜根本不用放油。”

大鹏恍然大悟,责令王师傅立即交出食堂仓库钥匙,并坚定要搞成本合算,必须要记账,不记账,根本就没有赔和挣的根据。而王师傅始终坚持着:“只要记账,保证要赔钱。”的理念,矛盾逐渐的在升级发生着。

机关食堂为什么不记账?那不单纯食堂管理的混乱,而是存在着严重的吃、喝、拿现象,汽车司机、技工人员、知青干部、营连干部家属、林业局上层领导、外部来宾等错综复杂,几乎每天都要面对,很多问题不是大鹏能够解决的,必须要有领导的支持才能治理。

汪主任看了张大鹏写的报告,不仅在干部会公布撤销原管理员职务,退赔私占110元,在食堂也召开了紧急会议,坚决杜绝任何人在食堂吃、喝、拿、要的现象发生,严格加强食堂的经营管理。食堂的王师傅当面是应允着,而内心却是记恨着。

汽车司机过去中午吃喝是免费,自从食堂有了新规定,汪主任和田教导员的公子不来食堂,而xiǎo马和团部张师傅还是来食堂吃喝,大鹏让王师傅按成本收费,只收半价xiǎo马还是捣乱,他把肥肉挑到饭桌碗也扣着放。有问题只有上交,汪主任把司机xiǎo马找去,并当着大伙把他骂了。为了杜绝问题发生,食堂又派来个知青王志和,他是北京人,青年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臭豆腐”。他不在食堂工作,每天溜溜达达瞎转悠,开饭时来转一圈看看。

尽管大鹏把菜价降下来,第一个月财务结账挣1100元,当然是严于管理的结果。大鹏记载进货、出库、支出、收入、连队其它、外宾来客六本账,外宾的支出单独由营部财务报销。每当连队来营部开会,都是要给机关食堂带东西的,有的是整片猪肉,有的是豆油或粉条等是白送的,他们吃喝剩余资产可做为不良补缺,由于不存在任何漏洞,因此出现利润并不奇怪。

食堂是不允许挣钱的,大鹏安排每星期天大会餐,酒、肉、菜不收费,只收主食钱。每天的主食、菜谱公布于众,主食是馒头、花卷、烤饼、糖三角、豆包调换做。伙食上去了陈指导员来赊豆油,豆油房都归他管,为什么来食堂赊呢?这样的干部你敢不赊吗?知青王志和给姜主任也赊油和肉了,那只有记账,到时侯也有个交待吧,也许就是因此而惹下了祸根。

请看第38章:李向前自杀风波。

百色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吉首治疗阳痿医院
随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如何乘车
北京国仁医院地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