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天才相士第六百二十六章得宝

发布时间:2020-01-21 18:46:40

天才相士 第六百二十六章得宝

之前在苏瑞泰和程百胜二人身上发生的一切变数至今仍旧历历在目,而今林白却又是这般大刺刺的朝着太岁所在的位置走去!这如何不让诸人心惊!

难不成这xiǎo子是睡傻了,才会这么冒险?!陈白庵盯着林白的背影,眉头紧皱,心中满是担忧之意,生怕林白和苏瑞泰、程百胜二人般出现意外。

而张三疯此时一颗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紧紧盯着林白的背影,脸上满是苦涩笑意。而躺倒在地上的程百胜和苏瑞泰二人面上则满是哂笑之色,在他们看来,林白这举动委实太过不自量力,虽説他能够拿到国际相术大赛冠军,算是个强人,但比起自己这些人又能强多少!

鲁燕赵面上则满是狐疑色泽,林白的举动太过出人意料,而且他分明感觉到在林白身上没有一星半diǎn的术法波动气息。难道这xiǎo子对自己就如此有信心,想要凭借着一具肉身闯进太岁所在的位置,难道他对阴煞气息就不畏惧么?

哧!林白又是一步踏出!诸人听到这脚步声落地之后,不禁闭上了眼睛。他们几乎可以想见,没有动用术法力量的林白在遇到绝阴之地的阴煞之气后,会变成一幅什么模样,恐怕下场要比遭受重创的程百胜和断了一手的苏瑞泰更惨,甚至有可能丧命当场!

但良久之后,诸人却是没有听到丝毫的动静,想象之中的那惨嚎之声并没有传来,而是又有轻飘飘的脚步声响起。诸人闻声大惊,当即睁开双眼,朝着林白所在的位置望了过去。

这一望不要紧,却是让诸人不禁倒抽了口冷气,林白居然真就走到了太岁身前,而且周身上下没有一丝半缕的伤痕出现,仿佛之前出现的阴煞气息根本就不存在,在程百胜和苏瑞泰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象而已。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程百胜和苏瑞泰二人异口同声疾呼道,刚才他们已然试探过了那道阴煞气息,那种深入肺腑的冷意绝对不是凭空生出的,他们不相信连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林白居然能够毫发无损的做到,这结果实在是太骇人!

説时迟,那时快!鲁燕赵感触到变故,没有任何犹豫,当即便也一步朝前迈出,想要冲到林白身边。但脚步却是刚踏到之前苏瑞泰踩出的位置,一团森冷无比的阴煞气息便也袭来,鲁燕赵不敢有任何反抗,急忙撤步,眼睁睁看着林白将手伸到了那太岁的近前!

“大梦三千年,采得太岁归!这一觉睡得好,睡得妙!”太岁到手,就意味着几人身上的生命本源恢复有望,陈白庵和张三疯二人见状当即抚掌大笑,脸上满是欢快之色。

而此时站在太岁身前的林白,也终于看到了这传説中之物的真实面目!似肉似肉非肉、似木非木、似石非石,但却是有着肉的肌理、木的花纹、石的光泽。粗约四手相握,高有两尺,周身上下尽是褶皱,清淡光芒闪烁,而且之前那股馨香味道此时更加浓郁!

这香味无法用任何的语言来形容,就像是初春之时,身处花卉从开之地,鼻翼之中呼吸到的那种味道,仅仅是这么一闻,便叫人觉得神清气爽至极!而林白体内因为蛇毒和情劫纠缠变得混乱的脏腑,在这股气味熏陶下都变得平复了许多。

犹豫良久之后,林白缓缓伸手朝着太岁触碰而去!虽然这东西表面之上满是褶皱,但手碰到上面之后,却是光滑无比,而且还有一种如冬日阳光般的温暖触感,实在玄异到了极致。

深深吸了一口气,林白没再犹豫,伸手朝着那太岁便伸了过去!但就在林白准备将太岁连根拔起的时候,心中却是陡然一动,左手变刀,以身体挡住身后诸人的目光,不动声色的将根部斩断,只取了太岁根茎以上的位置。

“太岁又名肉芝,食之尽,寻复更生如故!而今你能够留下它的根茎,説明你这个人不贪婪,也证明了那只化形阴灵跟在你身边不会受到什么虐待,我也就放心了!”就在此时,矿洞之中的那只久未发声的化形阴灵突然开腔,带着赞许之意对林白传音道。

林白闻言之后,纵是他脸皮如城墙般后,却是止不住露出一抹红润色泽。説句老实话,他刚才哪里考量了那么多,只所以选择留下这太岁的根茎,不过是想留下个生长的由头,以后如果再遇到什么危急情况,也不至于到处乱寻。

“赶快出去吧,外面恐怕还有很多事情要等你去做!记得以后带那只化形阴灵过来看我!大梦谁先醒,我复沉眠去!”换换一声后,这矿洞中的化形阴灵杳杳而去,再没有丝毫声音传入林白心底,仿佛真如它所説的那般沉沉睡去。

林白闻言之后,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如xiǎo黑猫一般,这些化形阴灵的心思还真是不好揣度,如果自己之前真把这太岁连根攫取走的话,説不准会出现什么变数,説不准它心性一变,以阴煞气息把自己留下都説不准!

“程百胜,虽然我看你不惯,但是现在局势如此,你我二人联手搏上一把如何?”苏瑞泰朝手捧太岁的林白阴恻恻扫了眼后,朝身侧的程百胜沉声道。

程百胜闻言眼神闪烁不定,片刻之后,缓缓diǎn头!九死一生到了矿洞就是为了寻找太岁来延续寿元,虽然他看苏瑞泰不顺眼,但俗话説得好,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在自己身受重创的情况下,和苏瑞泰联手搏上一把,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再加上我一个!我身上有一件秘传法器,可以为你们两位护身!事成之后,你们两位将会受到我们颜家的庇护,成为颜家永远的恩人,我们会倾尽家族的力量来保护两位!”就在此时,之前被鬼面蝠重创的颜仲舒连滚带爬的摸了过来,眼神灼热无比盯着二人,沉声道。

他之前屡屡对林白下手,虽然説林白并没有和他一般见识。但是他心中很清楚,这仇怨已经结下,如果不除掉林白,恐怕颜家以后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而自己这个二世祖也算当到头了!如此思量之下,他宁愿和程、苏二人练手对抗林白。

“好,那就再加上你一个!”苏瑞泰桀桀怪笑一阵后,转头看着鲁燕赵和红夭夭二人,道:“你们两个是打算眼睁睁看姓林的xiǎo子把太岁带走,还是和我们联手对付他们三个?”

听到苏瑞泰这话,鲁燕赵脸上顿时露出一抹犹疑之色。他费尽心思前来寻找太岁,乃是为了了却自己的一桩心愿,如果太岁不能到手,之前的努力都要化作泡影,这个结局是他完全不希望发生的,犹豫片刻之后,他便想要diǎn头应允程、苏的结盟邀请。

“鲁老板且慢,等我先问你一件事情!”张三疯见几人即将联盟对付林白和自己等人,当下也不再顾忌什么,沉声道:“我见你之前使用的乃是传承于天相派的星气观形诀,不知道你和我与林白的师尊李天元之间有什么关系?”

“李天元?师尊?”鲁燕赵闻言登时色变,眼神闪烁,朝着张三疯望去,双拳迅速紧抱,沉声道:“师兄在上,受师弟一拜!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近来可算康健?”

这话一出口,别説是程、苏二人,就连张三疯自己都有些发懵,他在茅山伺候李天元的这些年间,怎么从来没听老人家説过自己还有一位师弟?!

“师父他老人家已经坐化,而今天相派的当家人是林白师弟!燕赵师弟你若是不相信,在林白师弟手上有咱们天相派的传承之物!”陈白庵当即朗声出口,而后手上印诀掐动,展现出来的架势正是百分之百纯正的星气观形诀。

鲁燕赵眉头紧皱,沉思片刻后,道:“好,我和师兄你们联手!但是此间事情结束之后,还请师兄一定要把所有的原委给我解释清楚,也要告诉我师父怎么就坐化了!”

“好,没想到还让你们师兄弟相认了!”苏瑞泰桀然怪笑一通,而后转头盯着红夭夭阴沉着脸道:“那个一直深藏自身的xiǎo妖女,你有什么打算,是和他们师兄弟合作,还是和我们一起来搏上一搏?我可以保证,等此间事了,这太岁一分为四,你我四人均分!”

“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不过晚辈术法微末,就算是和你们联手,怕也是拖后腿居多。”红夭夭不动声色,媚笑一声后,看着苏瑞泰笑吟吟接着道:“女人本就像飘萍,那边风强,就往哪边飘,鲁老板他们这边风大,我就倒这边好了,想来前辈不会见怪!”

“好!既然如此,那咱们也就没有什么再好説的了!”苏瑞泰不怒反笑,双手朝着地面上一撑,当即便把身子撑了起来,而后看着已经抱着太岁从阴煞气息庇护方位走出的林白怒声叱道:“谋我徒儿性命,而今更是夺走太岁,老夫我哪里还能容你活在世上!”

“想要太岁,尽管过来!”杀人夺宝这种伎俩早不是什么稀奇事,林白当即冷声道。

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麻阳苗族自治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牛皮癣官方网站
深圳专治妇科疾病医院
云南治疗阳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