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种灵记 第四十三章 万虫出巢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1:31

种灵记 第四十三章 万虫出巢

阿怒将六感贴附在井壁上仔细探查,很快就发现,在自己身前一处凸起的光滑石块,有轻微的灵力波动。

阿怒伸手按向石块,石块一颤之后缩回石壁。

咔咔咔!

一条宽敞的地道出现在两人身前。

阿怒点燃一支火炬,递给阿玉,自己则一边前行,一边放出六感四处搜索。

地道向下方延伸,连通着数十间石屋,阿怒用六感探查,发现屋中并无有价值的东西,便领着阿玉继续直行。

地道的尽头,却是一扇宽厚的石门。门上镶着数十颗鹅蛋大小晶莹透亮的明珠,组成一幅特殊的图案,散发着璀璨夺目的白光。

“这是无忧果核,是万里荒漠中的宝物!”阿玉有些激动,这每一颗无忧果核都是价值连城。

“喔!我的六感被这道门挡住了,要想办法打开门才能进去。”阿怒尽力推了推石门,根本无法撼动。

阿玉上前一步道:“公子,我来试试。”

“好。”阿怒找不到线索退到一旁。

阿玉怔怔地看着石门,她想起小时母亲戴的项链坠子,图案似乎和石门上无忧果核组成的图案相似,只不过母亲的项链坠子是红色的。

阿玉轻轻地抚摸这些无忧果核,无忧果核散发的光芒将阿玉手掌映得鲜红欲滴。

“啊!”阿玉若有所思,她把中指放在口中咬破,又将娇艳的血液滴到无忧果核之上。

血液蠕动起来,一头钻入无忧果核之中,那枚无忧果核光芒一转,竟变换成柔和的红光,整颗果核瞬间变得鲜红似火……

阿玉大喜,再次咬破指尖,为每一颗无忧果核都点上血液。当最后一颗果核化为鲜红,石门上突然红光暴涨,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这突来的光亮将阿怒照得两眼一花,当光亮过后,身前的阿玉竟已凭空消失……

石门依旧稳如磐石巍峨不动,而无忧果核再次变得晶莹透亮,散发白光。

阿怒冲上前,咬破指尖,将自己的血液滴到无忧果核上,血液顺着果核滑落,没有任何的反应。

阿怒呆了,这一幕与当初自己被摄入深渊石门的场景何曾相似。阿玉一定被传送去了某个地方……

阿怒拼命似地嘶吼着敲打石门,直到精疲力尽……

阿怒非常失落,如果没有阿玉,自己早已死去,如果不是阿玉,自己一定会永远地消沉下去……

可是,在阿玉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却什么也帮不上。阿玉这样一个柔弱女子,如果被传送到深渊一般的所在,她该怎样生存下去?

……

纳兰古城圣母广场,如今已改名为太阳广场,广场中心数十位工匠正热情专注的敲打着四座巨大的石像,他们在修筑众神殿四大神王的塑像。

这些工匠们弄出的叮咚声响,虽然将白雪皑皑的太阳广场震得发颤,却怎么也盖不住广场周围的喧嚣与繁华。

此时已是晌午,太阳广场四周的集市店铺早已敞开大门,放声吆喝,而各大酒楼饭馆正是用善之际,人头攒动,熙来攘往……

流风酒楼是太阳广场最著名的酒楼,上下二层此时早已宾客满座,好不热闹。

此刻门前传来几声叫唤声,却是又有三人进得店来。三人都是三十岁上下年纪,均是一身胡袍。

左边一人身材魁梧,少说也有二百五六十斤,全身油腻,敞开衣襟,露出毛茸耸的胸膛,腰间皮带上插着两把阔背短刀。

右边那人却是个阔脸汉子,粗手大脚,神情木讷。他将搭在肩上的铁棍放下,往门边一靠,但听得叽叽数声,那宽厚折叠的实木大门竟被推得往里动了数寸。

中间一位五短身材,头上戴个小毡帽,背着个皮布口袋,尖嘴削腮,却颇有凶态。此人在门口叫了几声不见回应,便将手中一只怪异木棒敲向门前柜上。

只听得哐哐当当,竟将门梁都震得抖动起来。门口数桌宾客皆是回头张望,酒楼伙计终于应声,三步并作一步,L跑了出来。

伙计还未开口,尖嘴汉子已经手一扬,当的一声,一颗金豆掷在柜上,说道:“开一桌上等酒菜,来三壶好酒。”

伙计看见金豆,两眼放光,吞了口唾沫,却不得不苦脸回道:“客官见谅,小店座满了。”

“什么?”尖嘴汉子脸色一沉,抬眼往门内扫去,然后伸手指向角落,说道:“那里不是还有一张桌吗?”

伙计转脸一看,角落确实有一张桌没有菜肴,可桌上却爬有一人,呼呼大睡,散落着歪倒的酒壶和几只空碗。

伙计连忙陪笑道:“客官,那也有人了,实在不好意思。”

尖嘴汉子白眼一翻,怪声道:“怎么?他又不吃饭,占着桌算什么?你快去把他打发走,我们就坐那一桌

。”说罢,手一扬,当的一声,又一颗金豆掷在柜上。

伙计大喜,大声回道:“得,客官你先稍等,我这就请掌柜去办。”说完一阵风似的跑进内堂。

伙计进得内堂,只向掌柜讲得两句,就被掌柜赏了一巴掌。掌柜道:“叫你贪财,你知不知到,桌上那位小爷,他可是洛克商会锦公的贵宾,锦公亲自到店上吩咐,任由他吃喝。”

伙计杵着脸,不服气的说道:“他已经来一个月了,每次来也不点菜,就喝酒,还占一整张桌。您看看,昨天睡到今天,一直不走,这还叫人做不做生意。”

掌柜怒斥道:“你个熊样,还不快去,多说好话把客人送走。”

伙计只好转身,正想着如何说词,却看到门外那三位爷,此时却已坐到角落那桌,也不管旁边睡着一位,早已开始高谈阔论。

伙计无奈,转身拉住掌柜往前一指,说道:“掌柜您看,恐怕只有您老出面了。”

掌柜一抬手,又赏了伙计一巴掌,这才快步走向角落那桌,人还未到,笑音已经送出,道“三位贵宾久等了,小店招呼不周,真是对不住。”

三人聊得兴起,见掌柜前来,便也把刚才的不快翻过。尖嘴汉子道:“掌柜好说,快把这穷酸弄走,加把劲让酒菜上来,只要我们吃得高兴,钱不会少给。”

掌柜正堆着笑脸,突然伸手遮住脸角,小声说道:“三位爷有所不知,这位小爷是城中的大人物,真的不能动。”说完还伸出食指向上指了指。

“什么?”魁梧汉子一听火了,站起身,伸手就把腰间的一把短刀摘下,砸在桌上。

哐啷唧!

酒桌上的几只碗顿时被震得跃起,掌柜连忙伸手去收住。

魁梧汉子正待继续发作,尖嘴汉子却抬手拦住道:“三弟,坐下。”

魁梧汉子看到尖嘴汉子唤他,终于还是坐了下来,却听得尖嘴汉子对掌柜说道:“我们也不想惹事,不赶他也行,他睡他的,我们吃我们的,两不碍事。”

掌柜皱眉正待再说,尖嘴汉子话音一变,恶狠狠地说道:“如若不依,今天只好把你这店砸了,好叫你等知道,爷虽不惹事,但也绝不怕事。”

掌柜知道今天遇到硬茬,一时无语,只得叫来伙计来把桌子收拾干净,又把熟睡中的少年,连人带椅向后移了移,拿个垫把头靠在墙角,任由他去睡。

三人中,魁梧汉子却不满意,说道:“大哥,你今天怎么了,大不了砸了这店,何必受这鸟气。”

尖嘴汉子却说道:“三弟不要鲁莽,别忘了我们此次来的目的。这里不是胡国,还是小心些为好。”

魁梧汉子听完,也就不再言语。待得酒菜上桌,三人开始大快朵颐。

此时隔壁一桌,划拳行令刚毕,正是酒至半酣,开始夸夸其谈之际。这一桌四人及旁边两桌,均身着官服,应是蛮军士官。

一名马脸士官突然大笑道:“你们说的算啥?去年就在这太阳广场上,兄弟我是第一个对着推倒圣母像撒尿的人,哈哈!”

另一个矮小士官奉承道:“对对,我也尿了,哈哈哈!”

马脸士官很得意,继续说道:“可惜啊,要是兄弟们能早两千年打过来,老子第一个把这圣母睡了,哈……”

角落这桌三人,听到第一句侮辱圣母的话时,已经满脸阴沉。待得马脸士官最后一句出口,一直未曾开口的阔脸汉子却刷地站了起来,一把抓在铁棍上。

尖嘴汉子,伸手一把按在阔脸汉子手上,对着阔脸汉子摇了摇头。

这一幕蛮军士官们却未看到,他们的淫秽之词更加肆无忌惮,而且另外两桌也加入了进来。

一名络腮胡子士官大声道:“我对圣母不感兴趣,老太婆有什么好睡的,要睡就去睡圣女,我听说圣女可是绝色美人……”

矮小士官也接口道:“对对,还是睡圣女最好。这个小美人蛇蝎心肠,害死了那么多的纳兰人,我们睡她是为民除害,哇哈……啊……”

矮小士官话音未落,突然一道白光飞过,噗的一声正好插在他的口中。

矮小士官惨叫着倒地,鲜血四溅,那道白光却是饭桌上用来割肉的小刀。

三桌蛮军士官齐刷刷地揭桌而起,将角落一桌围了起来……

角落一桌三人却是一脸诧异地看着眼前那名少年,相当无语。

明明是他们三人忍不住正要动手,可谁知这熟睡的少年,却突然醒来,伸手抓起桌上的小刀飞射过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尖嘴汉子扯下皮布口袋,大声喊道:“三弟,六弟,动手!”

阔脸汉子,早就在等这句话,话音未落,他的铁棍已经甩出。啪嚓!那名马脸士官的脑袋,当场爆裂!

魁梧汉子早已将双刀操在手中。只见他随便甩出一把宽背短刀,那刀竟然像活的一样,旋转而去旋转而回,瞬间就斩翻三人。

尖嘴汉子此时已将皮布口袋打开,里面竟然爬出数十只赤尾蝎。接着尖嘴汉子将怪异木棒放入嘴中,呜呜地吹了起来……

赤尾蝎听到攻击指令,转瞬间便冲入蛮军士官群中,乱螫乱咬起来。

一名蛮军士兵眼看不妙,掏出联络哨,嘀嗒嘀嗒吹了起来。这名士兵虽然很快就做了亡魂,但联络哨一起,无数的蛮军官兵开始朝酒楼汇集。

“撤!”在收拾完最后一名蛮军士官后,尖嘴汉子招呼三人冲出酒楼混入人群向外逃离。

谁也没有在意,刚才睡觉的少年,却趁着纷乱之际,拾起了那只皮布口袋,将一只只赤尾蝎送入袋中……

这名少年正是阿怒。

……

当大量蛮族士兵涌入流风酒楼时,阿怒已经扛着皮布口袋跨出纳兰城门。

阿怒第一眼看到尖嘴汉子放出赤尾蝎,就突然醒悟,自己并非一无是处,以其每天用酒精麻痹自己,不如去万里荒漠收集灵虫。

阿怒站在万里荒漠边缘的一个巨大土丘之上高声呐喊:“我阿怒,要做这万里荒漠的万虫之王!”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的权威专家是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在哪个区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专家讲座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在哪块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挂专家号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