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還是要回歸到法治的軌道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16:43:40

  核心提示:“涉法涉诉信访清理是一种维稳的方式,我们更多的,还是要回归到法治的轨道上来解决问题假如司法是公正的,就没有信访这个必要在司法整體公正的前提下,哪怕有一點小冤屈,也可以通過一些申訴制度來解決”

  涉法涉诉信访清理是一种维稳的方式,我们更多的,还是要回归到法治的轨道上来解决问题

  假如司法是公正的,就没有信访这个必要在司法整体公正的前提下,哪怕有一点小冤屈,也可以通过一些申诉制度来解决

  □本报 叶俊 刘炜

  涉诉信访居高不下, 截访 层出不穷,这表明涉诉信访工作没有取得实质性效果 1月16日,北京理工大学高等司法研究所主任徐昕教授表示

  就在之前的1月7日,全国政法工作会议召开,中央政法委书记 提出的四项重点工作中,进一步推进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正是其中之一

  1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在全国法院学习贯彻全国政法工作会议精神电视会议上也强调,全国各级人民法院要紧紧围绕加强司法公信建设,积极推进涉诉信访工作改革

  一时间,涉诉信访改革引发关注

  2009年中央政法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的意见》,要求构建涉法涉诉信访终结制,至今也已过三年

  那么,涉诉信访改革工作取得哪些进展存在的难点是什么该如何解决涉诉信访困境就此,《民主与法制时报》(下称时报)专访了北京理工大学高等司法研究所主任、《中国司法改革年度报告(2012)》执笔人徐昕教授

  需加大改革力度

  时报:您认为,当前解决涉诉信访问题的重点是什么

  徐昕:今年年初的全国政法工作会议,将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列为司法改革四项重点之一

  涉诉信访多年来都是司法改革的重头戏我认为,我们的涉诉信访改革,可以借鉴瑞典等国的申诉专员制度:建立专门性的信访处理机构,设中央和省两级申诉专员公署,实行两级申诉制度,使之改造为准司法性的专门申诉机构在这个方案里,省级以下,就不应当再设置信访机构了,因为信访必须是越级的

  当然,信访制度的改革,不可能脱离司法制度的完善来单独讨论只有建立司法的公正、公信和权威,信访制度才能得以改革完善也就是说,涉诉信访制度,应当是一个替代性方案,是一个补救性的、常规性的救济机制

  此外,涉诉信访问题的解决,还必须依赖人大制度建设的完善,比如,可以完善质询、询问等人大制度

  时报:中央政法委自2009年起,要求在全国构建涉法涉诉信访终结制度,这些年,涉法涉诉信访制度的建设,有了很多经验,对此,您如何看

  徐昕:制度建设方面,我们确实有了不少成果比如,2009年,中央政法委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的意见》;2010年,又发布了《人民法院涉诉信访案件终结办法》及实施细则;最高人民法院为防治涉诉信访,也提出了 四个必须、五项制度

  四个必须 ,指必须强化群众观念、必须加强源头治理、必须建立长效机制、必须工作重心下移; 五项制度 ,指评估预防、约期接谈、通报、多元化解、案件终结检察机关则试图建立涉检信访终结案件备案审查制度

  但在实践层面,涉诉信访,依旧是老大难问题以法院系统为例,涉诉信访至今依旧是法院长期面临的难题:尽管年年治理,效果却年年不佳涉诉信访居高不下, 截访 层出不穷,这样的结果,表明我们得加大改革力度

  建立司法权威

  时报:涉诉信访清理活动在近几年里广为提及,您如何评价这个制度

  徐昕:涉诉信访清理活动,并没有取得很好的成效官方说,连续8年信访总量在持续下降,但按照我的研究,这跟涉诉信访清理活动,并没有直接关联很多报道也都提及,信访总量的下降,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截访与维稳的力度加大了

  时报:清理涉诉信访活动这么多年,但效果微弱的原因是什么

  徐昕:一是,信访积案难以处理,问题的化解,有赖于司法改革的深入,尤其是司法机关独立行使司法权的保障问题

  二是,信访新案层出不穷,而这又受制于社会公平正义的程度有些地方在探索政法机关协作联合接访机制,这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缓解信访人四处奔波的负累、提高效率、落实、促进信访终结,但联动机制的形成和运作,势必更多依赖政治力量,这也可能不利于司法机构依法独立行使司法权

  总体而言,清理是一种维稳的方式,我们更多的,还是要回归到法治的轨道上来解决问题

  时报:我们看到,有的涉诉信访,其实案件本身并没有问题,法院判决也是公正的,但当事人仍然会对判决不满;有的甚至明知自己的要求,按照法律是得不到满足的,但仍然会不断地上访这种 缠访 的现象,为何会不断上演

  徐昕:这其实是维稳政策 鼓励 出来的很多学者都指出,现在的维稳政策,一个负面的影响是,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不闹不解决

  也就是说,在地方上,只要闹,有关部门压力就大了,因此就会去实现 缠访 当事人的部分要求这样,当然就会 鼓励 当事人去闹,闹的结果是,整个社会没有了一个明确的规则而没有规则的直接后果是,哪怕法院的判决是公正的,他也要去闹

  时报:您认为,针对现在的 缠访 问题,我们应该如何解决

  徐昕: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司法去行政化,建立司法权威,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纠纷假设我们整个社会都回归到司法轨道上来,涉诉信访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那个时候,哪怕是司法机关错了,你也必须接受当然,作为配套措施,我们可以改革申诉、再审等制度

  现在的问题是,司法公信力不高,地方上也常出现司法不公正的情形,经常会有冤案发生老百姓申诉无门,于是才会去选择信访的方式伸冤

  假如司法是公正的,就没有信访这个必要在司法整体公正的前提下,哪怕有一点小冤屈,也可以通过一些申诉制度来解决

  时报:您一直提及法治的轨道,可以和我们具体描述一下吗

  徐昕:说到底,我们的目标还是要建立一个权威的司法机关怎样才能有权威呢必须有公信力,必须是公正的而要做到这些,这个机构就必须能不受各种人情世故、行政阻力的影响

  假设这些能实现,司法的公信、公正、权威没有问题,信访的问题,也就自然迎刃而解但是我们过去过多地强调维稳,实际上,法治才是真正的 维稳 ,也就是说,未来的出路在于,从信访之治迈向规则之治

  我们从今年年初的全国信访局长电视会议上,也看到了有关部门在往这个方向上努力,比如,会议提及,要坚决纠正一切 拦卡堵截 正常上访群众的错误做法

维生素D缺少导致腰痛吗
动脉硬化并发症能用通心络胶囊治疗吗
宝宝肺炎严重后果
老年人骨质疏松危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